文章詳情

觀察:再生紙產業的困境與應對

     文章來源:紙業聯訊、中再生協會廢紙分會      日期:2020-03-04

    疫情局勢近期已逐漸好轉,國內各地的造紙及相關企業陸續複工,但是由於前端回收恢複緩慢,廢紙供給成為箱板瓦楞紙、白板紙、新聞紙等再生紙產業運轉的巨大瓶頸。

  根據中再生協會廢紙分會調查顯示,2月份,已通過複工申請批複的再生資源企業多數在中下旬開工,全國平均開工率約在40%。由於疫情嚴重程度不同、複工申請和工人、物流等條件不同,各地開工率存在較大差異。其中東北、華東、西北企業開工率較高,接近60%,尤其安徽、浙江開工率都在60%以上,廣東等華南地區開工率也在50%左右,京津冀等華北地區和湖南、雲貴川等地開工率不足20%,湖北目前還處於全麵停業狀態。

  除湖北以外其他地區重點回收企業日均經營量同比下降約75%,預計全年的經營量將下降25%左右,對利潤的損失目前尚難預測。但是隨著下遊生產企業開工率的快速提高,價格還將進一步上漲,因此全年利潤損失可能因複工後的階段價格上揚得到彌補。

  回收企業複工麵臨的主要困難是物流與人工,因防疫隔離等措施,局部區域物流運輸車輛及司機緊缺,大量回收人員出行受限無法及時返工,部分企業表示業務幾乎停滯。同時,打包廠合作客戶的返工延遲和社會總體消費量的減少也直接導致了國廢經營量的減少。

  2月25日,玖龍紙業董事長張茵在2020財年中期業績發布會上介紹說,國內38條生產線中,18條開機生產;廢紙供應短缺是麵臨的最主要問題。以東莞工廠為例,目前國廢日到貨量約3,000噸,對比前期日收500噸水平已有增加,但是距離完全恢複供應尚待時日。3-4月情況會有好轉,但仍將麵臨困難。

  前端回收的難題對後端成品紙市場已經產生了重大影響。以箱板瓦楞紙為例,根據紙業聯訊統計,2020年春節複工後國內再生箱板紙平均漲幅已達500-750元/噸,瓦楞紙平均漲幅累計500-800元/噸。除了價格大漲之外,下遊加工商和終端還再度麵臨著原紙供應緊缺的問題。

  疫情爆發後中國再生紙產業鏈遭遇的困境已可見一斑。挑戰之下,對於產業上下遊的企業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應對和控製風險,如何化危機為機遇。對行業進行綜合分析後,我們認為整個再生紙產業鏈受此次疫情影響未來將會出現以下幾個方麵的變化。

  國廢直供渠道將成熱點

  首先,根據前端來源不同,國廢回收大致可分為三種渠道,居民社區、商業回收和工廠渠道。截至2月底,包裝廠、印廠、終端企業陸續複工,大型商場超市逐步開放,屬於商業和工廠渠道部分的廢紙回收量明顯增多。根據紙業聯訊調研得知,商業和工廠渠道分別占比總回收量的30-40%和20-30%。目前紙廠可獲取的國廢數量也主要來自於這部分渠道。

  屬於居民社區渠道的廢紙回收恢複緩慢。這部分廢紙多由個人或個體商販上門收購,目前雖然省、市、區等主要道路基本恢複,但是具體到社區、鄉村仍有封阻,前端人員無法自由進出收集廢紙。

  在此現狀下,國廢市場逐步顯現了“直供”的重要性。在國廢采購上,各地紙廠多以較好的價格和付款條件來吸引貨源,價格層麵上的競爭屢屢讓市場遭遇供給量和成本的失控。而這一次的疫情,讓“以價換量”的策略也顯得頗為無力。因此,紙廠或可以通過與終端企業合作、與區域性的大型回收商簽訂長期采購協議、利用互聯網平台、或建立國廢中轉倉等方式來拓展采購渠道,鎖定更穩定的國廢供應。

  從中長期看,垃圾分類的推行也將助力這一整合。垃圾分類體係的建立,會逐步改變國廢市場個體散亂經營的模式 ,理想狀態下形成大型再生資源管理公司,由企業主體貫穿整個回收鏈條。政府可以與垃圾分類企業購買服務,居民端的廢紙交易或可逐漸被取締。造紙企業可以與前端垃圾分類處理企業簽訂長期協議,穩定國廢供應數量與成本。同時,因為回收環節減少,回收行為更加規範,也將減少紙張汙染,提升紙張品質。

  再生漿成為重要纖維補充

  談及中國廢紙原料,不可避免的要麵對進口廢紙短缺問題。2018年起,中國嚴格管控廢紙進口數量與質量,三年來廢紙進口許可證額度持續以35-40%的幅度在下降,且根據政策導向,或可能在2021年基本實現廢紙零進口。

  在中國大陸以外地區將廢紙加工成再生漿進口中國,成為中國補充進口廢紙缺口的主要方式。中國大型造紙企業紛紛在海外通過自建或合作方式布局再生漿產能。這一纖維補充渠道在當前國廢短缺、外廢額度有限的局麵下顯得尤為重要。

  進口再生漿,特別是由美廢為原料生產的再生漿可以為中國造紙生產提供有效長纖維,以保障高質量箱板紙的生產。紙廠或可通過產成品結構優化提升企業盈利。而美國再生漿進口關稅的豁免,也將對相關企業的經營產生積極影響。

  產業垂直整合加速

  在原紙生產端,企業規模龐大,而且近幾年行業集中度仍在快速提升。在包裝加工端,企業規模普遍較小且非常分散。業內前10大包裝加工企業的市場份額總和卻不及全國總量的10%。

  除了確保前端纖維資源外,相關造紙企業經營或將加速向下遊包裝廠延伸,整合全產業鏈,從纖維獲取、造紙到紙製品加工形成產業閉環。這種模式在北美、歐洲已有範本。對於產業內企業來說,有助於專注提升產業運轉效率,減少不必要的貿易環節損耗。對於產業上遊的固廢處理企業和產業下遊的終端用戶來說,也有助於與造紙產業建立更穩定的合作關係,避免再次出現產業供需短期劇烈波動。

  進口再生紙將不可或缺

  根據海關統計,2019年中國全年再生箱板紙進口總量約62.7萬噸,同比增長77%;瓦楞紙進口總量約130萬噸,同比增長40%。從數據可以看出,國內再生紙產業下遊用戶對進口紙的需求仍持續快速增長。從2020年一季度國內再生級別原紙供應價高量緊的局勢來看,今年上半年進口再生紙的需求將繼續大幅增長。

  長遠來看,進口再生紙將成為中國再生紙產業中不可或缺的補充。不過考慮到國外紙張產能供給有限,再加上國內紙企也會視再生紙進口量的增長平衡紙價,因而整體而言進口紙占國內再生紙市場消費份額比例依然有限。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進口紙的適量補充也有助於提升流入國廢回收渠道的纖維品質。

  最後,雖然肺炎疫情給中國社會、經濟、包括造紙行業都不可避免的帶來了一定的衝擊,但是危機之下隱藏著機遇,或許行業將麵臨固有秩序被打破的風險,但重建後的繁榮仍然值得期待。

     文章來源:中國紙網

上一新聞:

下一新聞:

全球醫用口罩需求增長137倍 洗手液增長73倍 全世界急待“世界工廠”盡快複工
特寫:“速成”企業開足馬力不停產